叶景征

已经被复习气疯了想用要考的科目写喻黄


我都在秀些什么啊∠( ᐛ 」∠)_

卡bug成功∠( ᐛ 」∠)_

书院搞事系列

我怎么又开坑了呀…

【喻黄】归朝欢(十四)

·架空古风背景,主喻黄副伞修

 ·没剧情,流水过度ooc严重的一章,重修之后老王严重抢戏

——

   十三

愣过之后,黄少天还是那个黄少天,该吵的还是要吵。

几个小辈尚未走远,耳尖的一听帐子里又热闹起来,动动脑子也该知道是个什么情况。衡王遣人去请医师,便跟着几个泼猴往帐子里闯,待人一来,几个闻讯赶来的小辈又毫不例外地被赶出了帐子,几个人闹腾腾地被踢出来,大眼瞪小眼好一会儿,本以为喻文州这边同黄少天的情况差不了多少,却没想没等这群人喊个散字就得了能入帐探视的一句。

黄少天估计还真是松了口气高兴得有些晕乎,想到什么就是说什么,等一得允入了帐子,他再见到喻文州第一句话就是:“亏是你没什么大毛病,不然勤王府这下可是要有两个病号了。”衡王扫了一眼自己这个便宜侄子,心想这要是说话的人换个身份换个关系,保不准这就给撵出去十天半个月是别想见个好脸色,真不知一旁坐着的勤王世子什么个心态,听了这话也就笑笑,没做什么表示。黄少天这话倒也不算错的离谱,只是有些话当真是不能直说,如今个把月过去勤王的病也没见好上多少,京畿说这位怕是要垮的风言风语也不少,他们这些亲近些的自然知道没这么离谱,但这么说不也得罪人么。如今算是个多事之秋,勤王称病加上太子久病不愈,这回的围猎缺位的人竟显得有些多,事儿也是多了起来。他们这些皇孙辈的不知,他这就是意思意思封了王的都看出了些门道,不过这如今圣上龙体甚好,也不知那牛鬼蛇神打的什么烂算盘。

喻文州刚用过药,困意还没上来,再给这几个闯帐子的稍稍一吓,一时半会儿让他歇着估计也不实在,加上几日不见,便轮流倒豆子。黄少天抢了个头,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意犹未尽就被衡王往隔壁扯,张佳乐瞧着直接过来下黑手,一上来就是琢磨怎么挪凳子,弄得黄少天没说两句就要防这防那,好好聊个天还要全武行,最后是忍无可忍把凳子一抽抓着张佳乐一顿数落,末了不忘往衡王脑门上拍一把。三个泼猴吵吵嚷嚷,直接出去切了个磋。王杰希倒像是个路过的,如今盯着落下的帘子看了一会儿,拍了拍凳子便坐了下来:“困了你就歇着,等他们几个进来我带走便是。”

喻文州摇摇头:“倒也不用,睡了这么久,你们就算走了,我也不睡了。”

听听帐外又喊又叫,不时传来拳打脚踢的动静,王杰希静了好一会儿才接话:“怕是也就闹这么几天。”

“哦?”

还没等王杰希说出个所以然,外头几个便又掀了帘子进来,黄少天打头进来左右看看,在一旁拿过一个小凳子,就这么坐在王杰希隔壁:“哎文州,你说你这回这么大个功劳,能不能摊上点赏?”这话是有些夸大了,这围猎闹出这么大事儿,皇帝不揪着谁赏一顿牢狱之灾便是万幸,哪还有赏赐,就算真要说功劳也没他两半大孩子什么事儿,闹腾捣乱是真有,若是因为护衡王什么的,就算这名落实了也最多赏两句话的事儿。

走慢了半步张佳乐没抢着凳子,听着黄少天这句话的时候还满帐子走,最后也只得和衡王在桌上凑合一坐:“你就瞎闹吧,不过说不准若是此间事了,你还能往上窜两窜。”

这倒不是张佳乐瞎说,闲话也算是个有依据的。虽说荣王向来得宠,几个庶子都得封三品开国县侯,但宫里一向看重是看重,规矩是规矩,今开春是破了例,破旧迎新下赏赐的时候,黄少天与他庶兄几人顶着县侯的爵领了郡公的礼,各府谁没个眼力,不都琢磨着这几个小的什么时候晋个郡公,怕是缺个由头罢了,依这看,这围猎的事儿一闹,指不定也算是找着台阶了。

喻文州道一句恭喜,黄少天笑嘻嘻地回了:“八字没一撇的事儿说来也没用,倒是你,是不是有话要说?”

喻文州笑了笑,没拆他台子开头不也贺了个八字没一撇:“倒不是我要说。”

黄少天一愣,又扫了在场几个就下了结:“那怕不是老王了,我们刚才几个都在外头掐架,就你在这儿嘀嘀咕咕。快说,什么事情瞒着我们。”

王杰希看他一眼,这么多年同窗,对这几个人什么脾气倒也算清楚,如今这么说也未必不用心,只是当他听着什么有趣的,等着听了嗑瓜子,也不知他们听了这事儿还闹不闹腾。

“我刚见着叶修,他说今早京里来了消息,东宫今日又传了太医。”

张佳乐先是一愣:“他倒是知道的挺快?”

“怕是带话的是军中的人,”黄少天抬手蹭了蹭人中,出门前怕鼻塞脑子懵,鼻前蹭了些醒神的膏药,如今闻闻也刚好,“怕真的不能让我们闹几天了,文州你这再不好,怕是也要躺着回京了。”


花姐姐,绿白菜,花海,小毛驴和飞不高的热气球。缩图糊的一批,截了一个下午的凉凉云裳技能不见了哇,难受

卧槽十四我发了吗,不行,考完试删了重写,真尼玛烂

杂图吧,第一张小号萝莉组,后面的就是从三测到如今了,分别是霸刀藏剑花姐姐,还有蹭刀刀的车,双骑带的秀秀喵萝亲友啥的。约了苍云老哥19号回去插旗,再不打这赛季藏剑再强也没法毕业了。

这个江湖,幸甚有你。顺便放上一夜长胖的大儿子 |_・)gww你昨天晚上偷偷给我的二少塞了多少饺子???胖成球了你知道吗???

我们的刀刀他今天刚好买了个苍云…包里还有个烟花,巧得绝望,烧个扬州玩玩吧

|・ω・`)梦回稻香
上周拿到披风了qwq贼难配衣服

老久没爬上来发现粉丝没掉有点惊奇…po一波等排队的时候顺便帮55队友飞轻功成就点的时候截的图,都月底看看更不更吧

江湖共你

翻滚刀剑秀

【喻黄】谁能告诉我“我能用[平沙落雁]走进你的心吗”什么梗?

·剑三论坛体,长歌×藏剑
·手残复健,轻拍
·微量伞修
————
【谁能告诉我“我能用[平沙落雁]走进你的心吗”什么梗?】
#1.如题,中秋都做完了还在刷世界,周三不上线少了三千金还漏了个梗/不高兴

#2.瓜呱呱呱呱,呱太我们走,什么三千金/哇

#3.楼上一看就不是pvp/滑稽 不过昨天世界boss也没3000,搞不好还没拿到,反正我在等团长邮寄

#4.什么玩意儿,不是标准十五字吗,反正恶人金没有,车都被爆了

#5.科科,谁先爆车的?还tm趁我们等工资连三爆,还剩个凛风堡要上天是吧

#6.同懵逼,我奇遇都出了还在刷/滑稽
【(截图)平生心愿】

#7.呸

#8.呸,平民奇遇/喷

#9.呸呸呸!!

#17.所以呸了这么多,到底是啥回事/喷

#18.
听说是浩气黑戈壁爆车搞的事情,有浩气阵营小斗士出来说说吗

#19.又爆车上统战?

#20.两边都上,浩气直接世界boss频道

#21.66666,神tm浩气爆车,恶人先爆三波好吧

#22.我来说吧,昨天跟yy的浩气估计都知道/滑稽
昨天伞哥带世界boss,打完拍到十点,有老板掉线了就一直没发工资,浩气小伙伴就一直在千岛湖浪。然后十点半吧,我团里就有人说有没来一下黑戈壁的,爆车两次了。过了会儿指挥就说让人统一下人数,打完这边还要黑戈壁反爆车,那个时候恶人趁浩气三百蹲千岛湖爆了第三波,但工资没到手大家都没敢跳。/喷

#23.跑单?/哇

#24.不,真掉线了,那老板来很多次了/滑稽 我们团也是,团长刚给寄的工资

#25.所以说了这么多啥情况/喷 这么多姓复的随便来个明白人

#26.前排提示是蓝溪基佬阁/滑稽

#27.昨天黑戈壁不君莫笑指挥吗/咦 和蓝溪阁啥关系

#28.是君莫笑指挥没错,开始在周末攻防带的,十点半君莫笑还跳世界boss那边说再给半个小时,人不放过来他嘤嘤嘤了/滑稽
起因是后来黑戈壁爆车的时候夜雨声烦被人平沙了,结果平沙他那个莫问可能不会玩,让他在恶人堆里起了个风车走来走去,啥都没打到/滑稽

#29.千里送无敌/滑稽 真爱啊

#30.所以夜雨是怎么一个平沙全世界都知道了的,他喊话放地图了吗

#31.没,他在君莫笑团里,被君莫笑麦上嘲讽了/滑稽
然后他开麦说那莫问搞不好是s《( _ _)ノ|壁和谐谐!!》b,平沙他起风车在恶人里走来走去,一个人没打着,他还玉泉回来了

#32.然后君莫笑说,给你无敌呢,这真爱啊娶了吧。夜雨秒接别吧我有情缘了,君莫笑说知道啊也是个莫问我还认识

#33.然后烦烦的我擦还没说完就被t下麦了/滑稽

#34.不让他下麦还让他说相声吗,周二听他讲了一个小时,不带停的/不高兴

#35.然后风城烟雨带头地图刷的那句话,毕竟是个莫问/滑稽 然后君莫笑看到了麦上读了一次,还233333,兴欣烟雨速度复制占领世界,然后这天下就姓复了

#36.说的好像蓝溪阁五十多在图没刷一样/滑稽 君莫笑还让阵营刷了波,刷的比广告都整齐/喷

#37.所以君莫笑最后嘤嘤嘤了吗,听说十一点都没发工资,绝对超三十分钟/滑稽

#38.问伞哥,我们怎么知道/喷

#39.所以那个莫问是sei

#40.憋嗦话,用心感受/滑稽
【蓝溪阁帮会页面截图】

#41.哇666,不愧是蓝溪基佬阁

#42.楼上截图截好点/喷
那天那个点蓝溪阁高层都在中秋图里/喷 【截图】

#43.除了索克还有哪个大佬莫问君莫笑认识的?

#44.谁告诉你们鸭梨和烦烦同图了,鸭梨在我们特种团这边/滑稽 【截图】

#45.sei告诉你们烦烦我们副帮主的?那是我们帮主夫人/喷

#46.可以的,飞沙关统领夫人/滑稽

#47.所以那天其他大佬呢?

#48.流云在霸刀团这边,别想了【截图】打红圈那个流云

#49.行行行,知道你们长歌这么撩情缘的了,下一个

#50.所以那个是不是索克小号?

#51.不是,索克带完战乱长安开了个秦皇陵外观团,流云跳yy转播的时候他还在状况外

#52.索克萨尔pve??

#53.有意见?索克pve相知带个风雷琴都能打的你暴毙

#54.过分了,过分了啊

#55.所以就这么简单??

#56.当然不了啊,有次他两半夜枫华谷炸真诚来着

#57.得了那是因为海鳗第二天没了,他两试试,两没情缘的都不知道一点确定自动炸,就炸了

#58.然后世界也炸了/滑稽

#59.不七夕也一起做的吗/喷

#60.七夕我还世界约人做呢,随便来个二少,id正常的就好

#61.你这随便可真不随便…

#62.炸橙子那是打荻花刷马具出来,真还是因为第二天海鳗没了试试,那次还是帮会自黑团,大家都在yy,烦烦当场就疯了

#63.然后他激动到说到缺氧/不高兴 希望他听听录音知道自己说过了什么

#64.说了啥??单身二十年终于脱团了贼高兴管他弯不弯?

#65.他说卧槽这么突然的吗,我奶粉钱还没准备好/滑稽

#66.666666666

#67.鸡小萌出生了吗要什么奶粉钱

#68.生了个霸刀满地铺墙,比他两还凶,要什么奶粉钱

#69.流云???

#70.妈也还真是,夜雨他小徒弟,上周六压复活点压到恶人活人40

#71.别说他两还真有鸡小萌,一人一只

#72.那次周三七点半统战里海无量问他两哪去了,鸭梨回了句无量宫

#73.是产房谢谢。

#74.好,啥都不说了,还热乎着
【截图】
光阴几度逐流水,流水何曾忘光阴。江湖快马飞报!“索克萨尔”侠士在明教对“夜雨声烦”侠士使用了传说中的【万家灯火】。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在灯火掩映之间,若是见到了决心追寻一生那个人,不免驻足久视凝望.

#75.2333333这是凌晨的
【截图】
江湖快马飞报!在素月清秋【真心人】“索克萨尔”侠士对“夜雨声烦”侠士使用了传说中的【无间长情】,从此向尘世宣告:索克萨尔对夜雨声烦之痴爱永在。为求相携同游青山、执手泛舟碧海、共织千回清梦、终得红尘相望,索克萨尔愿发大宏愿:纵须翻越遮天剑山、陷足无边孽海、奔忙云涯渊角、接临万次灾劫、破除千般障碍、苦待十世轮回,亦要步步踏过、亦不变其情志、亦不改其心意。各位侠士可火速前往素月清秋共同见证这段惊天地泣鬼神的真诚告白!

【END】
————
谢谢看到这里的小可爱 |・ω・`)中秋节快乐!
老板掉线了是真事,指挥嘤嘤嘤也是 |・ω・`)
炸橙子是真的 |・ω・`)那个是我师父
被平沙活着回去的藏剑也是真的 |・ω・`)emmmm那个活着回来的藏剑就是我,还是个打完世界boss忘了换装备3w5血的脆皮叽,因为没关喊话被队友哈哈哈了,然后我说那莫问让我起风车在恶人堆里走来走去,一个花姐说真是真爱啊,给你无敌你娶了吧。我说我有情缘了也是个莫问 |・ω・`)团里四个长歌就开始用题目调戏我,妈也
坐标电五剑胆琴心,欢迎同服大佬找我街拍找我玩 |・ω・`)

新生周因带瓜和评比赛陷入癫狂,也就见了师父一次QAQ

|ω・)و ̑̑༉策马同游山海间

摄影叽日常,不加门派了,反正没区别0v0哈哈哈这时装特别像道长

“师父捏捏脸呀。”

烟波澹澹映蟾宫,竹枝临霜自飘摇。
清风伴月传君意,素心不改暮与朝。

500粉点文 |・ω・`)谢谢大佬们
只写喻黄

今年七夕的夜雨沁荷,图是任务前扬州海边→纯阳任务→巴陵任务→洛道任务→拿完了扬州海边截图。嘿嘿,师父全程带飞带双骑,小鸡仔子基本没动过脚
噢对了,59的小鸡仔子做完七夕都快61了233333

想写天刀的喻黄 |_・)…

【喻黄】归朝欢(十四)

·架空古风背景,主喻黄副伞修

 ·没剧情,流水过度ooc严重的一章

——

  十三

愣过之后,黄少天还是那个黄少天。

亏是他还没高兴坏了脑子,与喻文州聊了两句便出门寻医师前来一看,待人一来,几个闻讯赶来的小辈又毫不例外地被赶出了帐子。本以为喻文州这边同黄少天的情况差不了多少,却没想没等这群人喊个散字就得了能入帐探视的一句。

衡王看自己这与自己年岁差不了多少的侄子估计还真是高兴地昏头转向,等一得允入了帐子,他再见到喻文州第一句话就是:“亏是你没什么大毛病,不然勤王府这下可是要有两个病号了。”

几个狐朋狗友心想这要是说的自家的兄弟,保不准这就把黄少天撵出去几里地,真不知一旁坐着的勤王世子用什么心态才拾掇出一副稳重的哭笑不得,竟让这高兴地口无遮拦的小侯爷还稳当地立在此地。

但他这话倒也不算错的离谱,如今个把月过去勤王的病也没见好上多少,加上太子久病不愈,这回的围猎缺位的人竟显得有些多。幸是两缺了席的天潢皆立了世子,若是如荣王这般连个世子都没有,那可算不得丢人也好看不到哪儿去了。

喻文州刚用过药,困意还没上来,也还能跟三五好友聊上几句,几人也知此时也该放病号早些歇息,都没说上几句也都扎堆走了,徒留下一个黄少天。

黄少天左看右看,倒还舍不得走,在一旁拿过一个小凳子,就这么坐在勤王世子隔壁:“哎文州,你说你这回这么大个功劳,能不能摊上点赏?”

这话是有些夸大了,这围猎闹出这么大事儿,皇帝不揪着谁赏一顿牢狱之灾便是万幸,哪还有赏赐,就算真要说功劳也没他两半大孩子什么事儿,若是因为这舍身护衡王什么的,就算这名落实了也最多赏两句话的事儿。

衡王世子便是摇摇头:“你就瞎闹吧,不过说不准若是此事事了,你还能往上窜两窜。”

这倒不是勤王世子瞎说,这闲话也算是个有依据的。虽说荣王向来得宠,几个庶子都得封三品开国县侯,但宫里一向看重是看重,规矩是规矩,今开春是破了例,破旧迎新下赏赐的时候,黄少天与他庶兄几人顶着县侯的爵领了郡公的礼,各府谁没个眼力,不都琢磨着这几个小的什么时候晋个郡公,怕是缺个由头罢了,依勤王世子看,这围猎的事儿一闹,指不定回去就该晋了。

这句说完,勤王世子又要说些什么,眼看黄少天心不在焉说也没用,就借了外头喧闹出去看看的由头离了帐子,却没等黄少天再和喻文州说多两句闲话,他便又皱着眉头走回来。

“出大事了。”入帐扫过两个弟弟,他觉得这事儿对于他们真不是个好消息。“你们这几天好好养着,保不准我们得提前回京。”

或许于大多数人都是。

见勤王世子面带凝重,黄少天蓦地咯噔一声,也没胡闹,任他叮嘱过左右,再续了前话:“京中传来消息,太子病重。”

黄少天嘴张了张,把一句不合时宜的雨夜偏逢屋漏雨咽回了肚子里。


听师父讲故事和师父游湖

on my way

复什么习,不如游湖……

显示更多内容